锁匠

司清涛

志国骑着摩托车,在公路上飞奔。到哪里去呢?不知道。要看哪里能借到钱啊!

父母身体同时出现了状况。父亲查出了胆囊癌、肝癌。母亲患糖尿病多年,心脏衰竭,也住院了。这怎么让人受得了!

父母养育一儿一女。父亲在水利十三局工作,大半生在外地,转战大江南北,退休后全家才得以团聚。母亲是家庭妇女,儿女都是她一人带大,很不容易。

志国虽然没有考上大学,但脑瓜灵活,学了开锁这个手艺。这么说吧,家门上的锁,他用一根细铁丝,几秒钟就能打开。有一次,火车乘警希望在停车的5分钟内,找个锁匠,把遗落的密码箱打开。志国应下来这个工作,但是开密码箱,短时间内谁也没有把握。3分钟过去了,火车将要开动了,志国还在琢磨,乘警说给你50块钱,算是辛苦费了。志国似乎没有听见,只见他边拨动边细听,豆大的汗珠一滴滴地留下来。咔嚓,开了。乘警竖起了大拇指,拿出了500元酬劳。志国只要了200元,就跳下了火车。从此他在当地小有名气。

志国认为省城治疗条件好,就让姐姐守着住院的母亲,带父亲转院到省城肿瘤医院。检查,化验,发现胆囊肿瘤侵蚀肝脏,肝脏已经有1/3发生病变。手术治疗效果不会理想。有个医生建议做基因全身检测,说是能对症下药。但属于自费项目,两万元。志国脑袋一热,就是砸锅卖铁也要给父亲治病啊。给姐姐说了后,姐姐说你上当了,赶紧回来治疗吧。当时带了5万元去的,一周就花尽了。只好回来做保守治疗。

母亲病情又加重了。

母亲的肺部已经感染,有效药对肾的影响太大。而老太太肾功能已严重低下。肺、肾、心脏三个器官,治疗起来互相影响,治一而牵其他。在重症监护室十天了,每天都要进行血滤,一次血滤八千,一天一万多。怎么办?

已经没有钱了,亲戚都借遍了。如果不是有医疗保险,早就支撑不下去了。

医院已经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。大夫找志国谈话,征询意见,还要继续治疗吗?有去大医院转院的想法吗?有其他想法吗?然后让交钱,已经20万了。

最痛苦的是母亲头脑始终非常清楚,明镜似的,每次探视都示意出院。听医生讲,母亲不配合治疗,两只手一直划拉想拔管子。医生没法,把母亲的两手都捆住,后又把两条腿也捆住。

由于父母户口都在外地,保险处只给报销50%,但是全部的花费必须拿现钱,出院后再结算报销。怎么办呢?

昨晚,徒弟领着一个穿黑衣的人找到志国。说是慕名而来,请他今天晚上12点去一个大户人家,只管开锁,别的不用管。事成后,给10万。

徒弟说:师父,“ 有了这10万,你父母就可以安心治病了。你借我的两万元,我也不要了。你只管开锁,他们有专车接送。神不知,鬼不觉。何乐而不为呢?明天我听你电话。”

志国摩托车开得飞快,他想起父母从小就教育自己,要光明正大,要活得堂堂正正,要清白做人。他把摩托停在路边,给徒弟打了电话:“对不起,这个活我不干。你的两万元我会尽快还你。”

他又给姐打了电话:“姐,我今天没有借着钱,下午就给咱妈办理出院手续吧,让妈在家里度过最后时刻。”说完,他朝着医院的方向跪在地上:妈,“ 儿子无能,我们回家。”

二十天后,志国办完了母亲的丧事,带着父亲去医院做化疗。听说了徒弟被抓捕的事情,原来,徒弟见师父不肯出手,铤而走险,参与了那晚的绑架事件。正在输液的父亲严肃地对志国说:“咱老百姓,病可以不看,命可以不留。犯法的事坚决不能干啊!”志国重重地点了点头:“爸,您老放心。儿子懂得,有些锁能开,有些锁永远不能开。”

5分快3 五分快三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5分快3 五分快三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5分快3 五分快三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5分快3 五分快三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5分快3 五分快三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